理科夫斯基

​你要克服懒惰
你要克服漫长的白日梦
你要克服一蹴而就的妄想
你要克服自以为是浅薄的幽默感
不要将人生中最好的时间荒废
慢慢成长吧 活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为了你的欢喜

纪实、清水向,简简单单讲故事,没什么爱恨情仇的纠缠,讲爆红之后的适应和蜕变。故事时间线从新年伊始到春暖花开,两人视角穿插写,要是喜欢就看下去吧。


  (一)

  肖战赶完通告坐着那长面包车回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不过对于这座不夜城而言,只是年轻人们夜生活的开始罢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自由的生活已经慢慢地离他越来越远。


  他是一个奔三的人,一个还没来得及享受肆意妄为的青春,就已经步入循规蹈矩的社会中带着面具逼着自己成为一个长袖善舞的社交达人的年轻人。 


  在歌舞厅里肆意买醉大胆追求爱情的人与他无关,烧烤摊边翘起二郎腿与朋友谈天说地的人也与他无关。


  但这些他都曾在那段拼搏的岁月里梦见过,或许也正因为这些幻想中只要成功就可以拥有的美好,他才坚持了下来。


   现在,一切在他曾经幻想着的未来里出现过的自由都被现实打磨成了一张规规矩矩的沙发、一杯温吞的白水还有那一尊尊摆在橱窗里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奖杯。


  再华丽的奖杯里呈着的也不过是空气,但奖杯背后的阴影里却呈着少年短暂的狂喜、骄傲,还有一段段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的回忆。


  成名需要舍弃很多,比如你曾经的自由,无论是言论自由还是人身自由。比如说曾经那一份份说要天长地久的友情,虚情假意的也好,真情实感也罢。


  也许还有曾经海誓山盟的爱情。


  宾馆门前围了很多人,助理皱着眉看着窗外那些不知道哪儿得来的消息来这儿堵人的人们,一边和也同样感到厌烦的保镖们埋怨着,一边催促他带上口罩。


   师傅熟练的一脚刹在了宾馆正门门口,三两个保镖先干净利落的下了车维持秩序。


   一声声的劝告被喧闹的尖叫声压了下去,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车门开的刹那人群像是一头饿疯了的猛兽猛地扑了上来。


    肖战朝身侧望了望便很快收回了目光,有人在试图抓住他的手臂,也有人在试图冲到最前面拦住他。

   助理好像焦急的在自己耳畔说着什么,但周围实在是太吵,他什么也没听见。


  他只觉着自己仿佛又听见了很久很久以前,王一博问他的那个问题,还有自己的回答。


   那时候两人穿着廉价的T恤抱着剧本拎着小电风扇坐在被阳光烤的暖烘烘的石板路上,看着来来往往扛着设备满头大汗的的工作人员。


  “战哥,你觉得我们要是能出名,和现在会有什么差别。”


 “差别大了,会变得很有钱,会过的比现在好很多,可以被很多人喜欢。还能去吃小龙坎、日料、火锅、星巴克,还有海底捞。”


  王一博听着乐的撑着脑袋狂笑,他也开始笑。炎炎夏日,笑完过后俩人耷拉着眼皮精疲力尽的瘫了一会,不约而同的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将脑袋里对各种美食的向往打消,安安静静的等着剧组里的盒饭。


   那些平凡的快乐时光明明没过多久,一转眼,却恍若隔世。


  肖战快步挤进了大厅,人们尖叫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空间里回响着,越来越刺耳。


   他终于忍不住了,一个闪身从人群里钻了出去一个人跑进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的刹那,如鱼得水,重获新生。 


 (二)

 “你怎么想。”

 “你们在意我怎么想吗。”

  经纪人再一次谈起捆绑营销的时候,王一博站在舞蹈室里看着面前的大镜子淡淡地答道。


  这些人其实根本不会在乎他怎么想,就像商场里搞促销也从来没有人会在乎商品怎么想。


   他像是一个被包装的光鲜亮丽的非卖品,在无数人各种各样的目光下跟着时代更替磨骨打造,直到符合大众审美,直到台下的人被他惊艳,看着他的眼光变得炽热,直到有人会为了他尖叫,为了他消费。


   幸运的是,在世界上成千上万个失败品里,他成功了。


   那些抛弃了上一个失败品的人们纷纷惊讶的捧起这个成功品,用尽世间最华丽的褒义词来表达着自己的欢喜,炫耀着自己的眼光。


   有人通过他去交朋友,有人靠他营利,也有人把他当成榜样和依靠去度过那生命中的漫漫长夜。


   “你们决定好了告诉我就行。”


  王一博看着经纪人无奈的模样补上一句,旋即俯下身打开了身旁的音响,动感的音乐如水般溢满了整间舞蹈室,而他便如鱼得水般踏起了那熟练的舞步,激情澎湃的舞蹈里压着毫无波澜的情绪。


   他喜欢一切刺激、令人热血澎湃的东西,却不知为何,过成了现在这么压抑的生活。


   曾经他不温不火,每天看着千篇一律的台本,看着来来去去的嘉宾,看着身边人有的爆红有的隐退,仿佛一辈子就那么得过且过了。


   直到看着那个肆意的咧嘴笑着走上台来与自己并肩而立的年轻人,台下的尖叫声似乎要刺穿他的耳膜时,他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也像那些被请来节目的嘉宾,红了。


   刺激、狂喜冲击着他的胸膛,在享受完全世界的掌声后,接踵而来的却是迷茫。


   有的人迷茫是因为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做,而他,是因为身边没有一个人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真心的来告诉他,该怎么做。


   而唯一那个能够明白自己怎么想的人,想要帮他,却早已自顾不暇。 


  他总是想在自己的青春里随心所欲,年少轻狂、肆意张扬。现在倒好,将这份轻狂演给了舞台下的所有人取悦了所有人,却唯独忘了取悦舞台中央的自己。


   新年伊始,是需要改变些什么了。







夸我,不夸不更。

评论(5)

热度(1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