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夫斯基

​你要克服懒惰
你要克服漫长的白日梦
你要克服一蹴而就的妄想
你要克服自以为是浅薄的幽默感
不要将人生中最好的时间荒废
慢慢成长吧 活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海晏河清(一)

开个新坑,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官肯赏脸瞧瞧。

为了写这个故事专门去扒了一下原著,剧情会偏原著向,所以就没有小言公子是肖恩孙子这个设定啦,但还是会保留一些剧版的设定和流程。应该不会太长也不会像以前一提笔就是一个大伏笔,一个简简单单的日常(流水账)。

原著把第四卷北海雾看完最戳我的一个点就是范闲把小言公子埋在棉花里养伤,也就是看了那一段才真的下定决心写。

好勒不说废话了,看文吧。

 

 


  天愈发的阴沉,阵阵刺骨的寒风肆意的掠过古老的街巷。张家店大大小小平民铺子的伙计开始收摊,纷杂的脚步声锅碗瓢盆碰撞声混杂在呼啸的寒风里。


  “掌柜的,还不收摊呢?”


   隔壁小面铺的年轻伙计一边利落的用浸了水的粗布擦去木桌上的油渍,一边笑着向隔壁那搬了个长凳坐在自个儿铺子前撑着脑袋看着他们发愣油铺掌柜喊道。


  “这就收了。”那掌柜闻声似是被吓了一跳,撑着脑袋的手一滑,差点跌下来。他看着向自己喊话的人朴实的笑容,便憨憨的朝那年轻伙计笑了笑,用力的点了点头,也高声应道。


  北齐谍网隐伏已经整整一年,言冰云被擒,整个监察院北方的消息网都陷入了瘫痪。


 他今年已是年近花甲,漂泊在外十几载,日日活在提心吊胆中。


  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一旦朝廷准备让他们进入沉默期,恐怕,他这把老骨头就要这么葬在这异国他乡了。


  而昨日,终于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言公子得救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谍报小组,但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敢去接线。而这个拿着提司腰牌上门的年轻人一来,整个谍报网便像一个巨大且精细的机器一样,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运转了起来。


  “小六,收摊吧,记得明早二嫂要的油壶。”


  老人略微有些吃力的站了起来,拎起长凳一面向屋内走去一面冲自家伙计吆喝道。

 



  使团别院。


  “散了吧。”


  范闲靠在走廊边看着渐渐沉下来的天色,向打的也有些疲惫的高达摆了摆手低声道,示意今天的擂台到此为止。门外的几个护卫便开始利落的清场,乌泱泱的人群一哄而散,院里很快便清净了下来。


使团的文官大多都不怎么露面,整日里要么待在自己的屋子里研究些文书,要么就去看望养伤的言冰云,而平日里唯一会往范闲屋里迈的就只有王启年和高达二人。


从前还不怎么觉得冷清,如今看那些老东西带着自己从未感受到过的殷勤劲儿有事没事便带着文书往言冰云屋里钻,心里总觉得有些许不是滋味。


范闲倒还真很小人的隔着窗贴着墙去偷听了这帮人究竟在讨论些什么,听完后就更加幽怨了。


不就是一些外交的事例研究吗,怎么就不能来请教他了。


况且照他们这求知若渴聊到深夜的架势,人家小言公子身体也吃不消。


如此想着,范闲便堂而皇之的下了命,令使团的人如若真有要事先来找自己商讨,自己要是搞不定再去问言公子。


当然,范闲压根就没给他们连他自己都搞不定的可能性。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言冰云确实在很多方面比自己厉害,无论是搞谍报还是玩心计,有些时候他都不得不佩服这位暗探头目的手段,也甘拜下风。但应付应付这些文官,范闲还是颇有几分自信的。


 范闲靠在走廊的木柱上思量片刻,皱了皱眉,旋即挺直了腰杆在走廊上踱着步子。另一边,本来只想透个气的王启年推开窗,一眼望去,隔着不大的院子就看见对面的范大人在言冰云和自己屋子间来回走着。


“看什么呢?”高达见王启年愣在窗前,不由得好奇的凑上前去。“大人又在想什么呢,想北齐那位圣女?不是昨天刚见过吗,诶你说他们到底有没有可能,要是……”


   王启年将在旁边说个不停的高达推开,轻轻地关上了窗,蹑手蹑脚做贼似的把人拉到了圆桌边上坐下,拎起茶壶给自个儿倒了杯茶,故作高深的叹了口气。


  “王兄,你这就不厚道了,你倒是快说呀。”


   王启年见对方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贼贼的笑了笑,眨了眨眼。


  “这你就不知道了,大人此时愁苦,哪是为了那北齐圣女啊。”


  “那是为何?”


  王启年故作愁态的皱了皱眉,嘴角却是向上扬起的。


  “是为了言公子啊,大人一心想要收服言公子,可这些日子人家小言公子你也看到了……拒人千里之外。”


“大人这是任重道远啊。”


高达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院子外踱着步子的范闲眉头一挑,抿了抿嘴挑起一抹笑,活动活动了腿脚,推开了自己隔壁那间屋子的门走了进去。


言冰云懒散的半躺在桌边的软塌上看着不知从哪弄来的账本,对这人也不打声招呼的闯进来不予任何评价,只是淡淡的抬眼看着他。


或许是范闲给铺的棉絮实在太厚,他整个人就像是陷在棉花堆里一样,生不起半点之前咄咄逼人的气势。


从未见过如此温润的小言公子的范闲一时间愣了愣,在对方明显有些不耐烦时才反应过来,笑了两声,过也不过脑子的说道:


“今天怎么样。”


言冰云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范闲,抬了抬眉,旋即便将目光移回了手上的账本,仿佛多看他一眼都是浪费时间。


“这账册是……”

 

 

 

 

 

qq1851522682

群号476796311

好久没上了结果发现压根没私信也没评论,疲惫。

评论(9)

热度(6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