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夫斯基

​你要克服懒惰
你要克服漫长的白日梦
你要克服一蹴而就的妄想
你要克服自以为是浅薄的幽默感
不要将人生中最好的时间荒废
慢慢成长吧 活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干戈》(二)上

昌夜在一旁摩挲着瓷碗,眼眸微沉。良久,他傲慢的昂起头,冲着一旁正准备将原本分给姬野的酒给端出去倒掉的下人吩咐道:

“不用倒,留着。”

语罢,昌夜垂下眼眸心虚的避开父亲那疑虑的眼神,给自己满上了一小杯,嘴上却是带着几分嘲讽:

“免得回来又说我们欺他。”

“我们二少爷真是心胸开阔,将来定成大事。”

姬谦正看着身边的女人笑着抚摸着昌夜的肩膀夸赞着,皱了皱眉。他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一个绝美的女人,旋即眼眸微凝,颇有深意的看向昌夜。

 

 

 宴后,早早的就偷溜了出来的羽然一袭白衣纱裙背着手弯着腰咧嘴笑着,看向匆匆忙忙赶来的小世子。旋即古灵精怪的挑起眉,做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质问道:

“居然让本郡主等这么久。”

少年温润的笑着,快步迎上前来。一袭红衣衬的那清秀的脸颊更添了几分苍白,眉目间多了几分冷意,束腰的设计显得本就瘦弱的身形愈发的单薄,像是要被吞进无尽的黑暗里。

“走吧。”

少女在前蹦蹦跳跳的走着,时而跳上屋檐时而穿过路旁的小丛林,惹了一身凌乱,回头却不见少年宠溺的笑意,而是垂着脑袋慢慢的一步步行尸走肉般跟着自己,心事重重的模样。

“怎么啦?”羽然从屋檐上轻盈的跳下来,像是从天而降的神仙。她凑到少年身边仰着脑袋,一双澄澈而灵气的眸子映着少年惊慌失措望向自己的模样,不满的问道,眼底却带了几分关切:“想什么呢,是困了吗,别呀,我们还没开玩呢。”

阿苏勒摇了摇头,歉意的笑了笑:

“没什么,酒劲上来了有些晕,现在好多了。”

“你呀,快点吧,姬野还等着我们呢。”羽然看着少年原本苍白如今略微有些泛红的脸颊,不疑有他的恨铁不成钢的笑了,上前攥起阿苏勒的手拖麻袋似的快步走着。

阿苏勒不禁无奈的抿了抿嘴,低眉浅笑。

他也不知道怎么了,难道他去对羽然说,自己刚刚在酒宴上朦朦胧胧的做了一个梦?

梦到身披介胄肆意张扬的姬野提着枪冲了上来,说要杀了他。

而梦里的那个自己穿戴着属于草原大君的饰物,手里也不知拿着什么东西,像是要拿不稳似的微微颤抖着,心疼的像是被人揪着一般。

他的腰间配着刀,那是草原上最利的刀,能割开最结实的皮毛。

可不知怎的梦中的他就像是被定住了似的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狰狞的面容,如同泣血般痛苦的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留着它,是想总有一天,我能报答你。可是我再也不需要报答了,我欠你的,你欠我的,我们永远都还不清……"

 

 

 

 

 

 

 

深夜更文太掉头发了

写文真的是一个既不赚钱又损身体的活

以后别当写手了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