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夫斯基

​你要克服懒惰
你要克服漫长的白日梦
你要克服一蹴而就的妄想
你要克服自以为是浅薄的幽默感
不要将人生中最好的时间荒废
慢慢成长吧 活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干戈》(一)下

  姬野走后,阿苏勒坐在窗沿上倚在那木制雕花窗框上流连片刻,看着那夕阳慢慢的沉了下去,一点点的消融在微凉的空气中,直到躲进了那无尽藏蓝里,再也不见了踪影。

阿苏勒望着这转瞬即逝的余辉,心莫名的一沉,他微微叹了口气,刚一回首,就见步履匆匆的下人一路埋着脑袋走上前来,躬身道:

“尘少主,主事说今日应着冠服。”

看来一会儿就是家宴了,阿苏勒微微颔首轻声应了下来。

那下人听着少年应了一声,刚微微欠身准备退下,便瞥见少年竟是半个身子都垂在窗外,青色的长带在半空中随风飞扬,瘦削的身影仿佛被风一吹便会跌落,令旁观之人心惊胆战。

阿苏勒瞥见下人眼睛惊异,忙一侧身翻入窗内,歉意的抿嘴一笑,乖乖的走了下去。一入屋,便见那应是等了自己良久却仍旧眉目含笑苏主事带着几位宫女候在一旁。

“苏主事久等了。”

阿苏勒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快步迎了上去,双手情不自禁的摩挲着。

“尘少主客气了。”苏主事一向的清冷的笑着,拿起身后宫女手上端着的红衣走上前来。少年配合的站起身来,抬起了双臂,任由女人打整。

“尘少主今晚可是要出门?”苏主事仔细的抚平每一处褶皱,白皙的指尖在上好的素软缎上流连着,轻柔的像是羽绒拂过脸庞。她遣退了身后静候的宫女,微微欠身,一双眸子淡然如水,波澜不惊。

阿苏勒孩子气的眯起眼偏了偏脑袋,似是想要申辩,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抿嘴轻笑道:

“什么都瞒不过你。”

“去吧,这年夜里,少主背井离乡,若是有几个朋友相伴,总是好的。”苏主事似乎也被阿苏勒感染,带了一层浅浅的笑意。旋即转身,颔首示意谢绝了门外已准备好的步辇,领着少年去往大殿。

“背井离乡的又何止我一人。”

身后的少年淡淡的说道,也不知是感慨还是试探。苏瞬卿指尖微微一颤,回首,见少年抿着笑意,一双海子般澄澈的眸子淡淡的看着自己,温柔而安静。

她不禁有些许怀疑那少年双眸里燃起火焰,一刀斩狼的传言。也实在想象不出来这个温柔安静的像个书生的孩子会统治草原那虎狼之地,身披介胄,迎着响彻整片天空的战歌,征战沙场。

他那已被注定的未来,太过于匪夷所思。

“是啊。”良久,苏瞬卿看着脚下熟悉的通往大殿的路,叹息般回应道。

 

 

 

姬野出了宫,大步的走在古老陈旧的街巷间。

天已经暗了下来,他远远地看见自家的阁楼亮起了灯火,橘红色的灯笼挂在屋檐下随风摇曳,时不时有人影在窗边闪过,热闹而温馨,似是要溢出来的欢愉像一盆冷水泼在他身上,冷的刺骨。

他回过身,一步步的朝着旧巷深处走去。

“老爷,不等长公子了吗?”屋内,一位侍女端着木盘走上前来,俯在姬谦正耳边轻声问道。

 姬谦正闻言收敛了脸上的几分笑意皱了皱眉,冷哼一声,吓得侍女忙将手中端着的杯盏放在木桌上,埋着头退了出去,末了,见家主没再说什么,恶狠狠的瞪了瞪怂恿自己上前的同伴。

要是换做往常,根本没人会在年节在意这不受宠的长子,给姬谦正添堵。可如今,姬野一战成名,几乎算得上是姬家如今最耀眼的人物,下人便也多留了几分心。

昌夜在一旁摩挲着瓷碗,眼眸微沉。

 

 

 

 

《干戈》从今天开始日更

《清平世间享》从今天或明天开始恢复日更

《聆听》2佛系更文

群宣476796311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