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夫斯基

​你要克服懒惰
你要克服漫长的白日梦
你要克服一蹴而就的妄想
你要克服自以为是浅薄的幽默感
不要将人生中最好的时间荒废
慢慢成长吧 活出一个更好的自己

清平世间享【贰拾肆】

“平旌,你当真要这样。”

  破晓时分,如约来访的荀飞盏正襟危坐,看着面露倦色的少年皱紧了眉,平放在膝上的右手微微握拳,虽是一袭布衣却仍难掩其气势,“据我的了解,墨淄侯的准备很充分,不比你差。”

“总归试试。”

萧平旌撑着脑袋有些犯迷糊的晃了晃脑袋。

毕竟在这儿干等了一夜,萧元启那没义气的小子早就裹被子睡了,剩下一个老爱和自己抬杠的青年大眼瞪小眼。

没平安相处个半个时辰又闹了起来,满屋子整得乱糟糟的,直到被吵醒了的小侯爷吼了一顿才不闹腾了。后来就一直坐着,一晚上过去骨头跟僵住了似的,浑身上下都觉着不舒服。

窗外透进了清晨的第一抹光亮,如水般铺洒在窗台上用来装饰的盆栽枝头,温柔的,像是要把它化掉似的。

大街小巷还未热闹起来,准备早点的小铺子如同往常一样,紧张而又有序的烧起了早上的第一壶热水,支起了门帘摆起了桌椅。

好似并没有人在意这儿是否会打起来,又好似早已习以为常。

的确,对于此处千百年来的军事要塞中的子民而言,沙场杀戮只不过是家常便饭,与其说是看淡,当不如说是麻木。

若是朝廷不派兵,磐城的男儿们都有随地方都护抵御外敌的职责,生离死别刹那之间,也许,你昨日刚嫁的夫君,明日便已是敌国的刀下亡魂,一夜之间人事全非。

而他们仍旧无怨无悔,为这家国尽着自己的一份力。

“平旌,你有几成把握?”

荀飞盏何尝不理解萧平旌的想法,他似是恨铁不成钢般重重的叹了口气,心里却是多了几分敬佩,沉声问道。

“六成。”

萧平旌歪着脑袋抿着唇,眉头微微皱起,仔细的琢磨了一番,旋即轻声答道。

“若是我肯帮你搞定他身侧的阮姑娘,又有几成?”

“万无一失。”萧平旌先是惊讶的看着荀大统领,微微一愣,旋即咧嘴一笑,毫不犹豫的答道。

荀飞盏站起来,轻拂衣衫,严厉的上下打量着眼前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少年,心中仍有几分不放心,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萧平旌难得乖巧的撑着脑袋没去惹他,抿嘴笑着。

“最好如此。”

良久,荀飞盏面无表情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差点被脚下的纱布和酒壶绊了个踉跄。

萧平旌有些发愣的看着被狠狠砸回来的木门,眨了眨眼,片刻,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一直没出声的青年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平旌,没好气的道:

“怎么,被人凶成这样还傻乐呢。”

“不是,我突然想到林奚怕是要回来了。你说她要是看见我们把这间房折腾成这样……”萧平旌看着满地狼藉,又看了看僵住的青年,面露难色“会不会……”

“林姑娘那般温和的性情,哪像你。再说了,不是还没回来吗,你没长手啊。”

青年一脸嫌弃的皱着眉,往边上挪了挪。

 

 

 

 

 

这个时候荀大统领还没有认可平旌呢

毕竟在他印象里平旌一直都是一个不靠谱爱惹事的小辈

后面会慢慢认可的

今天更晚了,抱歉

如果有觉得写的不好的或是情节漏洞的留评论,谢谢!!

评论(9)

热度(74)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